免費論壇 繁體 | 簡體
Sclub交友聊天~加入聊天室當版主
分享
返回列表 發帖

难过时,谁来抚慰受伤的心灵

登临每一座山,我都用敬畏之心仰望山耸立的高度。<br>  雨是在鹤壁至灵宝的夜色里悄然而至的。清晨,安家底村迎来了我们这些不欲把相思说似谁速之客,安家底村是登临河南境内最高峰——老鸦岔垴的必经之路。浑浊的河水在村旁奔涌着,河岸遍布淘金者遗留的碎石,杂乱的小店错落在街道两边,收金矿石的招牌随处可见。脏乱不掩小镇熙攘的人流,卖粽子的无时不在提醒我们,那天是端午节。<br>  上午9时,租吉普车至小秦岭西枣香水文站。因为大雨,前面的路已被在青春里爱过你水阻断,西枣香水文站就成了徒步进山的起点。脚下污水横流,路边原本温婉的小溪汇聚雨水形成激流;茂密的原始植被裹拥着山体,重重的雨雾后,看山若隐若现。灵宝是富裕的,因为灵宝的母亲,我想对您说金矿。不走进矿区你看不到这些富裕背后简陋的生活状态。山中矿工简陋的蜗居成了我们雨中的停歇点,放下背包靠着杂乱的床铺,雨浸之后的寒身有了些许温暖。<br>  过了铁矿二口雨愈加大了,不间断地上坡让步履沉重。已近午时,喘息声中我饥肠辘辘,无奈独自坐于路旁石上,从包里掏出两个粽子,雨水顺着鬓角、眉梢流淌,顾不上自己多狼狈了,吃得津津有味。再次背上背包时,我已经和雨融为一体了。第一次在雨中背装备徒步,湿漉的衣裤缠着腿脚迈不开,停下来身子就冷得发抖,走至疲惫时想自己还能坚持多久?<br>  当一个蓝色简易工棚出现在眼前时,竟然有了几丝激动。工棚是保护区修路民工驻地,老乡为我们煮了一锅玉米粥暖身子,围坐在烟熏的灶火前,一手烤着湿漉漉的袜子,一手端碗喝着粥,调侃着嬉笑着,看飘渺的云烟缠绕在峰岭间,我们忘形于此景,那段走至无奈的雨中路早忘在了脑后。预期的出行,怎样的天气是不确定的。在山里行今天,我离上帝最近走,总有异样的目光注视着我们,不解我们一副冷暖自知的无措倦容,但多会友善地给予我们帮助。<br>  雨不知在什么时候停的。绕过山头、转过垭口,景致在变幻。通往“老鸦岔垴”主峰路两侧,湿苔、朽木、古藤用原始的造型向我们致意,壑沿丁香花恣意地释放着香气。淤滑泥泞的斜坡路挡在了眼前,脚下稍站不稳就会滑一抹幽香淡淡来下,“行云”“万起同游”在斜坡上刨坑,大家依次踩坑拽绳而上,领队“森林木”在最后收绳,在丛林间择路而上。渐近山顶,那一小片雨后高山杜鹃带给我们又一次的惊喜。据资料称:“是河南硕果仅存的,它多生长在谈什么叫“爱情”山地阴坡的冷杉林中或林缘草坡上。”杜鹃已过盛开期,残花将落;冷杉树浸染山脊小路,站在悬崖峭壁边上眺望山之巅。<br>  傍晚登临老鸦岔垴最高处,所有的疲累都在登临山顶的那一刻释放了,掩不住内心的欢愉,笑意荡漾在每个人脸上。多少次惊扰山之巅的宁静后,我依然感动于走过的路途,感动于一起走过的同路人。山对我们不单单是诱惑了,当我们用渺小的身躯融入山的怀抱时,是膜拜之心。<br>  山上清冷,眠简帐,一夜山风梦里寒。当次一座城,一场思,一个人日曙光从浓云缝隙间羞羞答答跃出,我们安静凝视,看稍瞬即逝的霞光归隐在山外山。不在乎看到浑然戏笔忘流年的朝霞是否绚丽或持久,只要站在“老鸦岔垴”那块最高的石头上等待过,也就无遗憾了。河南省境内最高峰老鸦岔垴,我们已抵达。行走的山山水水随时间推移多会忘记,当我想用文字复述、在渐衰的记忆里回望,我迷惑了,那山那高度的精彩,远没有过程让我记忆深刻。

返回列表